第134章 鸾凤阁的杀机
书名:穿书之绿茶她香且软 作者:佾舞生 本章字数:2228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2 12:20:04

“主子,找到那群人了。”列英的眼里闪着兴奋的光,西域阴司,总算被他们逮到了。

“在哪儿?”季渊原本闭着眼,听到这话,猛得睁开双目,他从椅子上起来,显然是要去会会他们。

一面往外走,一面听着列英汇报细则,等这群人等了太久了。

“他们的主子今儿是来'鸾凤阁'和这边的头目见面,不知道已经被咱们盯上了……”列英还没说完,就见季渊狠狠皱眉,“你说是哪?”

列英不明所以,“‘鸾凤阁’啊。”

列战猛得打了他一拳,“霍姑娘今儿也去鸾凤阁了。”

窗外的夏蝉还在叫,夏末,它们已经到了生命的尽头,不知春秋,想要留住这个夏天,也是徒劳无功。窗内,书房里陷入一片寂静。

这事属实怨不得列英,霍水儿突然去鸾凤阁,实在是突然之举。事情得从几个时辰前说起。

姜玉出事的消息传到季府的时候,霍水儿正在看季渊练剑,漫天的花瓣随着剑雨纷纷而落,本该是唯美无比的意境,偏偏因为剑气添了肃杀之意。

“主子,郡主她……出事了。”

一句话,伴随着茶碗碎地的声音,那剑气竟然直挺挺得往一株树木冲去,遒劲的梅花还没等到三冬盛景就化为齑粉。

“在承担任务之前,你们各个信誓旦旦说自己是大夏最优秀的探子,说自己是最优秀的暗卫,绝不可能出一点点差池。”列英铁青着脸看着回来报信的人,“你们居然能被对手迷晕还昏睡那么久?自己回去领罚。”

所有暗卫都知道,这次没有一点点情面可以讲,确实因为他们的疏漏,弄丢了郡主,还坏了主子的大事。

最令他们感到耻辱的是,对手使用的是迷药这种下三滥的手段,若是一刀毙命还算想得开,让他们活着回来报信,可以说是对季渊暗部的挑衅和蔑视。

列英如何训斥这群手下也毫无意义了。姜玉失踪也已经是定局,王元礼也跟着一起失踪了。江南诺大,如果不是早就怀疑王元礼和那本《梅溪四记》,要寻两个人,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王元礼下一站要去哪儿,季渊用脚趾头都能猜到,非扬州莫属。既然挟持了姜玉,必然会和他们讨价还价,姜玉的安全暂时是能够保障的。

“第一件事,加急给十弟送去玉儿失踪的消息,一定要稳住他的情绪,给他加派人手,他点名要的人,都加快送过去。”季渊坐在书案前头疼得捏了捏眉心。

王元礼这招不可谓不毒,姜玉是季风的命门,季风现在忙着寻那批宝藏,无暇分身,王元礼要是以姜玉作为要挟,季风方寸大乱,丢了宝藏事小,害怕季风和姜玉命丧黄泉。

“第二件事,王元礼一定会去扬州,加大进城的排查力度。”原本季渊想着不要打草惊蛇,但是转念一想,王元礼今儿个竟然铤而走险,不惜暴露也要去扬州小君山,说明他非常害怕季风找到那笔宝藏。

现下有几个可能,一个是王元礼到扬州之前,宝藏提前被找到,来个请君入瓮,王元礼自然死无全尸,姜玉被救下,这是最理想的可能。

第二个是王元礼用姜玉交换宝藏,这是最大的可能性,也算是个好的选择,金银财物换姜玉的命,无论如何也值了。

第三个是王元礼到了扬州,宝藏也没找到,要么以别的交换姜玉,要么就用特殊手段救姜玉,但是这个举措太冒险,稍有差池,姜玉就死无葬身之地。这是最尴尬的可能,进退维谷。

季渊在座位上思虑良久,说出第三道命令,“第三件事,通知漠北卫,没有孤的明旨,任何人下任何命令,都不许动,给我严防死守,不可让异族有可乘之机!”

第三件事看似和前两件事没有任何牵连,实际上是季渊的未雨绸缪。

王元礼找宝藏,无非豢养私兵一条路,富甲天下容易,问鼎天下难。

他想起兵,单靠他一个人,最多再加上京城里有异心的人,想颠覆大夏,是以蜉蝣撼树,自不量力,绝不可能。

想打垮大夏,只有勾结异族一条路,季渊立刻就想到了漠北草原上那些虎视眈眈的蛮夷。

漠北太重要了,不能丢,大夏也丢不起,要是漠北一丢,北面屏障失去,京都就直接暴露在异族獠牙之下,那些蛮子长驱直入,百姓尽遭屠戮,国都一旦被毁,天下危矣。

这是季渊以太子之尊号令漠北,漠北的小孙将军是他嫡系,如果季渊下了死命令,不管发生什么情况,小孙将军及全体漠北卫,就绝不会后退半步。

后来季渊回想至今,依旧庆幸自己下了这道命令。

那霍水儿怎么会去鸾凤阁呢?

鸾凤阁是一家首饰楼,其实也是霍家的产业,这是霍罡在她临走前,告诉她的。

“要是实在有要紧的事情,就去鸾凤阁找那里的掌柜的,为父替你想办法。”终归是亲生女儿,霍罡明知道有危险,还是阻止不了霍水儿往金陵去。

唯有尽一点力,只要能护她周全。

姜玉失踪,霍水儿也焦急,电光火石间想到霍罡那句话。

唯独这次,她隐瞒了季渊,只说自己去挑挑新首饰,虽然霍家有私产没什么,但是,霍罡身份敏感,如非自己安危不定,这银楼也不会告诉自己的,还是不要横生枝节了。

季渊其实知道,霍水儿面临姜玉失踪,怎么可能没心没肺地去逛银楼,一个瞒着,一个愿意被瞒着罢了。

谁也想不到,就这么一个疏忽,置她于危险的境地。

季渊面色冷凝,“拿好装备,最坏的结果,若是我进去一刻钟,姑娘还没出来,你们就强攻。”

若是季渊进去寻霍水儿,没有惊动阴司的人,顺利出来是最好的,要是霍水儿或者季渊被认出来了,强攻,里应外合才是最高效的方法。

此时此刻,季渊也不想深究,霍罡或者他的好父皇,究竟知不知道阴司的底细了。

局中人么?季渊冷冷得勾了勾唇角,谁算计谁,还不一定呢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